您的位置:尼斯湖 >走進高平>高平故事>詳細內容

《高平史話》:丹河對壘秦行反間

來源:山西高平 發布時間:2019-08-25 18:57 【字體:

尼斯湖 www.hbmlcn.com.cn   丹河天險,流水滔滔,這是廉頗構筑的第二道防線,也是不容有失的一道防線。雖然后面還有百里石長城,但那畢竟是最后一道防線,如果被突破,秦軍一路北上,邯鄲就危險了。廉頗深知丹河防線責任重大,其名為第二道,實為第三道,不容有絲毫閃失。

f6a7b6fdf1f346099c66433804e6e41d.jpg

丹河

  像開戰兩年來的每一天一樣。這天,秦軍照例在營外叫戰,趙軍的免戰牌依舊高高掛著。廉頗在深溝高壘內喝著小酒,看著作戰地圖。任你罵爹損娘,百般羞辱,絲毫不為所動。

  戰事如果真這么發展下去,秦國撤軍是遲早的事。但是已經消耗了兩年的錢糧,兼之馮亭獻地打了自己的臉,秦昭襄王決不允許這場戰爭就這樣結束。

  《孫子兵法》說:“諸侯乘其弊而起,雖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?!鼻刂髁塾誄て?,國內比較空虛,如果列國諸侯乘機向其本土進攻,那就是另一番局面。所以,必須盡快打破這種僵局。而廉頗老謀深算,鐵定是不會出擊的,秦只能從趙國朝廷上下功夫了。

  不久,趙孝成王聽到一種言論,說秦國最忌諱、最害怕的不是廉頗,而是馬服君趙奢的兒子趙括,如果趙括是前線的統帥,秦軍早就敗了。趙孝成王本來已經不滿廉頗一直守而不戰,又惱怒他先前折損了許多軍隊,于是發了一道詔書,把廉頗撤回了邯鄲,把趙括送上了前線。廉頗無奈之下,只得交出帥印,返回都城。

  離開大營后,廉頗放馬慢行。路過一個村子的時候,發現有好多百姓跪在路邊送別自己,他趕忙還禮。一下馬才意識到,自己仍然頭戴帥盔,身披鎧甲,足蹬戰靴。老將軍百感交集,心想覺得自己既然已經卸職,就沒有披掛的必要了,于是便把這三件鎧甲脫下留在這里。人們為懷念這件事便把這個村叫“三甲村”。

5e94b39ef73f41c1a5ca249750ba5a0e.jpg

戈·戰國·秦

8bd35e5c04dc4bc78c5546119221f849.jpg

刀幣·戰國·燕趙

  走出三甲,廉頗越走越不放心。他覺得趙括年輕自大,經驗不足,若輕率出擊,必遭慘敗。再加上沿途百姓和士兵的不斷挽留,心理就猶豫了起來,一會兒覺得自己已經卸職,干脆走了吧;一會兒又覺得長平戰事非同兒戲……是走,是留?他拿不定主意,在一個村子徘徊猶豫了好長時間,直到邯鄲又發來一道詔書催他回朝,才哀嘆一聲離去。因此,百姓就把這個村叫“徘徊村”。

b1c07f8db0824f6e91d48891cea0bf0d.jpg

戰爭場面

  雖然去意已定,但沿途百姓仍舊不斷攔路乞留。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,兩年多以來,大家之所以能平安生活,全靠廉頗。他已經成為百姓心中的?;ど?。廉頗對百姓也是有感情的,不忍再見到百姓傷悲。知道百姓認識自己乘坐的戰馬,于是他偷偷另外換了一匹普通馬,這才得以離去。后來,此地就叫做“換馬村”。

  秦國見計策成功,立即對主帥進行了調整,暗中任命武安君白起為上將軍,王龁為副將,并且下令:“如果誰敢泄漏武安君是我軍主帥,定斬不赦!”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烏云開始籠罩在長平上空。

本頁二維碼